天楊

有敬畏的心态,有无畏的智慧,有欢喜的人生。

PACO-KONG- chihato:

摄影师必读的书籍:
第一阶段:
《摄影师的自我修养》
《如何做一个好摄影师》
《人像拍照技巧》
第二阶段:
《教你怎么不生气》
《佛经》
《老子》
第三阶段:
《颈椎病康复指南》
《腰椎间盘突出日常护理》
《心脏病的预防与防治》
《高血压降压宝典》
《强迫症的自我恢复》
《精神病症状学》
第四阶段:
《活着》。。。。

如何使用LR后期处理风光片

宇丞曳-FAKETO:

这是我的一点经验,分享给大家!


每个人的后期思路不同、审美不同,对颜色的敏感程度也不同,我提供一下我自己的思路,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两张照片的大图请戳这个http://robertwu.lofter.com/post/1e2f07_6facc91










第一张 F9 30S ISO64 16MM 上脚架了,没用滤镜




我觉得LR是个很简单很好用的后期处理软件,只需要拉动一些参数就可以了。 


这张照片,色温不对,下半部分过暗,建筑倾斜,总的来说就是这几个问题。


一张照片,首先色温要正确,原片偏蓝,稍微有点偏绿(如果你看不出来,那就把饱和度拉满,然后再调整白平衡)。





然后就是无脑的步骤了。高光-100 阴影+100 适当提高白色色阶 适当降低黑色色阶 增加一点点的对比度和清晰度。我几乎每张风光片子都是这么调的。










色调曲线这块,全凭感觉。 




灯光把植物的色彩打的偏色了,所以调整色相。 


增加蓝色、黄色的饱和度,是为了让天空和车流更好看。


 
 
 







矫正一下,让建筑垂直于地面,然后裁剪。哦对了,镜头校正,配置文件,这是必须要矫正的,把镜头畸变矫正了。 





 
 




微调一下,让色彩更加准确。 
 








最后出片





 
 
 
 
 
 


第二张



参数在左上角,这张使用了ND1000和0.9硬GND,为了让太阳尽量不过曝,导致地面过暗。 


高倍的ND镜会偏色,LEE是偏蓝,同时也会带来非常严重的暗角,这是不可避免的。所以这也是我推荐尼康和索尼拍风景的原因,可以依靠宽容度提亮暗部。


 
 
 




这样看的话 其实已经很有感觉了,当然,看直方图知道,问题还是蛮多的。 
 
 




这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拉蓝色、黄色、橙色、红色的饱和度让天空更漂亮。浅绿色的色相拉到+100是我自己的琢磨出来的小技巧,有时候挺好用的。 
 












镜头校正也是必须要做的,然后裁剪 


 





调完发现,地面还是太暗,感觉整个照片太沉重了,不是特别好看。 
 
 
 



使用渐变滤镜,调整地面的白平衡,调整曝光。 


 










第二个渐变滤镜,对天空进行处理,降色温,提饱和度,让冷色调的蓝天和暖色调的夕阳呈现一种冷暖对比,这种对比非常有意思。 
 


到这步,基本就完成了,然后是细节的处理,你会发现左上角右上角有点暗,左边中间的建筑物曝光不正常(刚才渐变滤镜提亮地面的时候并没有把这两几个建筑物的上部包含进去)


 













使用径向滤镜,把过暗的地方圈出来,适当的提亮,最后完成。 
 
 








最后出片就是这样,谢谢观看 



五更梦饼:

秋——(1)

出境:樱群

摄影/后期:五更梦饼

《极简风光的诗意》---中国摄影报最新一期有关我的一篇采访 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一匹马赛克:

创意摄影,不论是观念表达还是画面呈现都有让人耳目一新的特点。赵谦就是一位用极简创意风光摄影脱颖而出的青年摄影师。本报通过采访,将他的学习与创作经验分享给广大影友。


本文作品选自赵谦:《凡活着必然消逝》系列新作、《光与尘》2013年“伯奇杯”全国创意摄影联赛视觉中国网站一等奖作品


让创意与思想起飞

伯奇杯是一个让创意与思想起飞的比赛,创意摄影不同于传统的新闻类摄影,它在拍摄时更像是对素材进行搜集,然后在数码暗房中进行整合和再创造。


这时摄影师更像是一个厨师,首先得搜集原材料,然后才能开始一道菜的制作。但是同样的原材料在不同的厨师手上又会有不同的味道。难点就在于厨师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菜,但是创意摄影师其实并不知道最后的画面会是什么具体的样子,只有一个大概的想象。而这也正是创意摄影最有吸引力的地方。



源泉来自内心

眼前所见就是美吗?如何确定它的价值?不知道观看者是如何定义这些图片,但是它们让我明白,对周边一切的判断是来源于自身的感受,那一秒的快乐与欣喜便是认定的全部价值。就像爱情,在一瞬间蹦出强烈的火花,便是今生厮守的全部意义。


1. 摄影之外的发现

艺术源于生活,摄影创作也是如此。灵感的迸发大多也源自于摄影之外的体会,好的音乐、文字、电影以及自身的经历都是灵感的源泉,通过这些形成内心的画面,再以摄影为媒介进行创造。


2. 大师是永远的灯塔

向摄影大师学习也是充实与发现的一种方法。罗杰拜伦和山本昌南正是我心目中的烈火与清风,他们的作品一个暴烈一个温柔。摄影原来是种技艺,随时间发展,摄影的实用功能越来越低。当一个技艺的实用功能渐渐丧失之后,留下来的就是它表达情绪和创造氛围的艺术价值。绘画的历程就是如此,逐渐从写实走向纯粹的情绪表达,极端的情绪牵扯极端的艺术,可能会是不顾后果的暴烈或是冷静至极的静谧。

游移不定是艺术最大的敌人,也是最平庸的平庸。当看见大师的作品时,脑海中会冒出他的生活、他的样貌、他的思想、他的所爱所恨,这才是成功的作品。而这点就是罗杰拜伦和山本昌南最吸引人,并且最杰出的地方。


3. 审美决定高度

在高中时期我是一个美术生,而本科学习的是平面设计专业。在这时期摄影不是主修范围,但是美术和设计对我摄影的影响看来是永远的。

摄影是美学的一个具体展现,也是培养审美和观察的一个方法,所以在早期学习美术期间,审美是一直在被锻炼的,不管是自愿或是非自愿,都必须看遍名画,就算不懂,这一切也都印在脑海里,在之前的学习和实践中逐渐消化理解,这就是我摄影的基础。


画画的时候老师常说要“眼高手低”,摄影亦是如此。一开始可以拍不好,但是不能看的俗,眼必须得高;而手呢,简单来说就是理论和工具,恰巧设计就能教给这些内容。设计所说的是恰到好处,用所能用到最少的东西去传达最有效的信息,这也是我一直遵守的摄影标准。像是日本的俳句一样,在三句十七个字中创造出美感和氛围,而中国的山水画也正是如此。所有的艺术都是相通的,只有深入的去探究,才能轻松地去表达。



极简风格的力量

我的作品融合了设计中的极简与艺术的纯粹。有些人着重于对日常生活的观察,而我着重于对作品的再创造。极简的优势在于没有重量,这不是一个贬义词,正是这种无重量,形成了一个宁静的氛围,也使人沉浸其中。不同于大片强调冲击力,因而自成一格。这个系列也正是用这种风格与思考来表现的,当时挑选出参赛的六张作品是《凡活着必然消逝》系列中最有代表意义的照片。


拍摄这组照片之前我处在一个困顿期,在摄影手法上已经比较成熟,但是依旧缺乏自己的摄影语言。这个时期比想象中漫长,在阴郁的心情中,首先创作出了这组作品中的第一张,刚好也符合那时的状态,因此也牵引出了这一系列作品,之后以此为序开始了系列的拍摄与制作。


在画面构成的运用上表现方式会有很多,例如使用大小的对比,冷暖的对比,黄金分割,引导线,等等。但是所有的规矩都不是强制性的,如果每幅作品都按照这些规矩来,或许四平八稳不会出错,但是难免会显得匠气。一个好的摄影师所有的方法都在心中,拍摄的那一秒只是为了完成心里设想的那个画面。



在后期中我会使用在不同时间和地点拍摄的素材进行结合。这些画面比较容易从江河海面,阴天的天空和雪地获得。构图上裁切成方形,是因为这种构图四边无张力,不易形成动态感,容易使画面有萧瑟和宁静的气氛。画面的视觉中心多放置于中,而不是常用的九宫格或者黄金分割。在色调上特意地加强冷色调的感受。一般摄影习惯是让画面越清晰越好,但这组照片我却尽量反其道而行,画面中的一切都是为宁静的气氛而生,为的是让这种气氛去表达出一些在内心中隐隐流动的情绪。这也是此组作品的核心。



© 天楊 | Powered by LOFTER